+01 452 4587254
8108 W. Saxon Street

揭秘宁夏“1号专案”!警察刷手游5天5夜

揭秘宁夏“1号专案”!警察刷手游5天5夜

“我就想不通,一天不上班,整天拿着手机玩,到晚上,约上狐朋狗友大吃二喝的,哪来的钱呢?”50岁的吴军对儿子吴某雄的行为百思不得其解,吴某雄突然放弃干了12年厨师工作。

2020年5月15日,接到公安机关的电话后,这位憨厚的父亲才终于明白,儿子摊上大事了——他不仅参与网络赌博,还是两款网络赌博游戏的总代理商,成为宁夏公安“净网2020”1号专案的重要嫌疑人。

一周后,吴某雄投案自首。至此,宁夏公安侦办的“净网2020”1号专案45名核心骨干成员悉数到位。这起涉及陕西、甘肃、内蒙古等17省份,涉案资金近3570余万元特大网络赌博案初战大捷。

白某,31岁,2013年从陕西某职业学院毕业后,先后在四川成都几家公司就职,2016年回到银川自主创业,成立了一家乐游互动科技有限公司,主要从事计算机软件开发、技术服务、网站、小程序建设等,但经营惨淡。

看着有人钻网络监控的空隙,打着网游幌子,开发网络赌博游戏挣大钱,白某动了心思。他聘用多名游戏开发人员先后开发了“黄河娱乐”“逍遥娱乐”“玺悦娱乐”等8款棋牌手游,交给吴某雄等人代理经营。

2018年5月,他找到“发小”张某:“上班没意思,还不如跟我一起‘创业’。”干了4年多快递员工作的张某没有多想,立即辞职投奔白某。2个月后,连高中都没毕业的张某摇身一变成为宁夏棋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工资每月7000元。

其实,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白某看重的不过是张某当过4年的快递员的经历,认识人多,拉他“入伙”就是为了让他推广公司开发的麻将、炸金花和捉麻子等赌博游戏。果然,张某“不负众望”,仅用了短短10个月的时间,其就为公司挣了36万余元。白某其人是一个典型的“甩手掌柜”,其对公司的正常运行一问三不知。

今年5月15日,代理“玺悦娱乐”已挣了3万多元的代理商吴某雄给白某打来电话,称其联系不到公司的张某,估计出事了,让白某切记把游戏数据删除。

他没有想到的是,与此同时,警方正在对白某的公司进行搜查,而他们联系不到的张某已被警方抓捕归案。

2020年初春,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席卷了全国,在抗击疫情期间,宁夏平罗县公安局网安大队大队长马桂军发现身边有人在玩一款“逍遥娱乐”棋牌游戏,聊天中当得知,必须花钱买“房卡”才能参与这款游戏,而且还挺花钱。

“一款正规棋牌游戏,为啥还花钱呢?不对呀!”凭着多年警察的嗅觉,马桂军觉得其中另有隐情。他下载了这款游戏的APP进行试玩,“不试不知道,一试吓一跳”,他惊奇地发现,这是一款打着娱乐的外衣,干着网络赌博勾当的游戏,且其参与人员众多。

为了弄清楚这款赌博的游戏规则,马桂军带领网安大队民警不舍昼夜沉浸其中。民警们用了5天5夜最终摸清了这款手游的运行情况和基本的犯罪证据。

“不破此案,决不罢休!”4月1日,平罗县公安局成立专案组,4月30日,宁夏公安厅将案件定为自治区“净网2020”1号专案,挂牌督办。

“我们从4月1日到5月14日的44天里,我们专案组成员没有休息过一天,有时为了一个线索,参战民警工作至凌晨四点,连天昼夜满负荷运行是常态。”提起侦破的辛苦,负责网上线索收集的马桂军脸上始终露出微笑,看不到丝毫的倦意。

由于宁夏尚未有成功侦破的网络赌博案件案例可供借鉴,专案组先后联系前往江苏徐州、浙江台州等地公安机关学习当地警方已成功的案例取经,然后制定侦查方案开展工作。

“案件攻破的核心是必须获取网络赌博公司的服务器数据!”平罗县公安局局长的陈东升说。为了抓取游戏总后台服务器数据,民警抽丝剥茧,一条线一条线捋,最终抓住了这条长蛇的“七寸”。

结合线次辗转广东深圳、浙江杭州调取涉赌手游源数据及涉案人员交易流水,200多次奔赴宁夏银川、吴忠、固原等地调取近百名主要涉案人员涉及17家银行30余处开户行的财付通、支付宝、银行等交易流水,有的时候民警一天要步行近10公里,晚上回到局里再加班分析资金来源。经过工作,侦查员们共调取电子数据达8TB。

“由于前期没有接触到任何嫌疑人,如何抽丝剥茧发现公司、总代理、代理关系和资金往来,我加班加点绘制一张分解图进行串并,为侦查破案提供了方向。”提起案件的侦破,刚工作两年的刑侦民警范玉娟一脸兴奋。

专案组通过对涉赌平台源数据、涉案资金交易信息、涉案公司和涉案人员身份信息等进行分析研判串并,对涉案人员的虚拟身份进行落地核查,犯罪团伙的组织架构越来越清晰,犯罪人员身份信息越来越明确,犯罪证据越来越充分,一个特大网络赌博犯罪事实浮出水面。

公安机关抽调精干警力160人,分为八个侦查小组,对涉案公司成员及八款涉赌手游核心人物45人进行集中抓捕,这些犯罪嫌疑人悉数到案,并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据他们供述,白某等人开发了黄河娱乐、逍遥娱乐、玺悦娱乐等八款棋牌手游后,将八款手游交于吴某雄、候某峰、候某东等八个运营团伙,运营团伙采取微信朋友圈发布推广链接、人传人拉人头等方式发展、拉拢代理和玩家利用棋牌手游从事网络赌博,赌资通过微信红包、乡聊红包等方式进行结算,开发运营维护公司以及各级代理通过售卖房卡提成方式进行非法渔利。

“疫情期间,我媳妇没事可干,就玩上了这款游戏,3个月的时间不知不觉输掉了3万多……”在平罗县刑侦大队,家住平罗县城的马先生痛诉“玺悦娱乐”。

盐池县个体私营业主郭先生:“我是通过熟人把我拉进来玩。刚开始,赢点输点没在意,2个多月下来,上瘾输钱成为常态。”

讽刺的是,赌博游戏首页滚动显示着一样一句话:“本游戏禁止赌博,发现进行封号处理,严重者报送公安机关”。

这起特大网络赌博案的涉案公司、商户有二十余家,发展拉拢参赌人员达5万余人,其中获利超5000元以上代理近千人,涉案人员涉及陕西、甘肃、宁夏、内蒙古、山东、河北、吉林等17省份,涉案资金近3570余万元。

为确保应收尽收打深打透,7月13日,平罗警方开展了“净网2020”1号集群战役二轮打击,对新落地核实出的获利较大的代理及获利5000元以上属地涉案人员开展第二轮集中收捕行动。截至目前已到案42人,追缴非法获利64万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